企业文化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学园地 > 信息详情

岁月流年

发表日期:2015-04-21    来源:青海威斯特铜业有限责任公司   点击:1154
  

宁静的日子里,泡一杯茶,享受着内心的安逸,感受着雨无弦,而有音,人无语,而有意的心境,品味着坦然的念想、静谧的生活、光阴许下的诺言,敞开心扉,记录下岁月的无痕,沧桑有迹的心情。用夕阳如金,皎月如银的感叹来点缀生活,惊艳岁月,装点心情。

生活如能随心,随性,随缘,那就会有缘来如水,缘去随风的感觉,在无尽的岁月里总是有些过往是不堪回首的伤,尽管不愿去触碰,但总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而触动了神经,黯然神伤。

有些事,不能拾,有些人,不能想,有些爱,不能思。留不住的人,只能在梦里,受不住的情,只能在心里。当所有的事看破了就不想做了,当所有的情看清了就不想要了。所以,生活中的事只能看透不能看破,生命中的情只能看明不能看清,清浅的缘是载不动真情的。缘是天注定,缘去人自夺。种,如是因,收,如是果,一切唯心造。太在意会心累!缘过的时候,就是梅雨的季节,凋谢的岁月,在这样的雨季,只好腾空自己,丢掉负累,只能流着泪把某人某事深埋。

于是,习惯了身边人的离去,漠视牵念的飞散,时刻调换心态,转换方式来生活,人生不是衣衫,不能量身定做。在生命的旅途中大多都是过客,许多只是传说,当缘过了就物是人非了。只能用落寞点缀着飘渺的缠绕,那些点点滴滴,丝丝缕缕的清愁,滴滴牵意,丝丝入心,苍凉着时光的颜色。

即使是天涯咫尺的方位,也是再也回不去的方向。看着空荡的时光从指间轻滑,让转身后的落寞,与尘封对坐,与岁月牵手,从此,背负着蜗牛一样的壳,催老浮生,伤词断句,染尽了寂寞惨淡。月如钩,人空瘦,梦在泪眼里成疾成伤,只能感受鬓发霜白,追忆沾襟的流年。

人常说,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生命似花,岁月如水。如风的往事总会在记忆的年华里低吟浅唱,那些曾经身手相牵的过往,那些洒落在无眠之夜的相随,即便隔着光阴的距离,也会在心底温暖一生。邂逅,缘于情;转身,缘于爱。风,淡轻了红颜如花的微笑,荒芜着飘零如梦的情愫,兑现不了的承诺,搁浅了曾经的流年花事,所有的故事都在岁月的转角处驻足。

曾经执着的感情,慢慢的就淡了;曾经牵过手的人,走着走着就散了,如梦从沙漏中一点点滑落,似花谢归零。袅袅牵挂,袅袅落寞,几多期盼,几多惆怅,万般感受过后,才发觉人生只是长长的梦而已。红尘一梦,只是我愁肥情瘦的一生,在这样的梦里,总有一些说不出的秘密,挽不回的遗憾,触不到的希望,得不到的爱恋。梦里的遇见,总是隔着千山万水的啊!

满世疏离里有多少人是值得铭记的,又有多少记忆是值得雕琢的。过去的璀璨没有剪影可编辑,过去的时光没有倒带可从来,所有的故事都溶化成滴墨成伤的语句。经年的旧梦一打打遗失在枕边,洒落一地地的苍凉,不再有期许。所以的情感都已天涯路远,散落在烟雨深处,不再有期翼。留下的是冷对空月,樽对空人,蝶舞东风瘦,花间几多愁,只恨流年负光阴,叹我半生浮沉。

当人生的刻刀划过物欲横流、世俗浮华时,在时光的缩影里,时刻被想起的人是幸福的,而被遗忘的人,泪在飞。浮云似梦,岁月如烟,流年太短,记忆太长,时光的流逝,忘却不了经年的繁华,在那灯火阑珊处,有个倩影在晃动。红尘一梦随风去,花事无语成叹息。把感叹留给岁月,把简单留给自己,静静地打包迷乱的幻想,轻轻地丢在风里,让它随风而散。留下容颜老,等到芬芳尽,看护流年经事。

满纸呓语,纠结了肝肠寸断,窗外声声,击碎了柔肠寸心。当碎心满地时,时针是否依旧回旋?幻想是否依旧缠绵?无奈岁月不肯温柔落笔,回忆只能在键盘上盘旋,过往的足迹,只能在身后延伸,落下的笑容里洒满了枯萎的记忆,流年的风铃里浮生圆寂,云烟消散,影长萧萧,弹指韶华已成空。

不管精彩或悲哀,都会只有一个结束,随着生命消失而消散。再辉煌的人生过程也会有谢幕的一天,再美的容颜也有抵不过岁月沧桑的时候,繁华落尽,终是空空皮囊。打捞起从指缝中流失的美好,浅唱轻吟,看那风花雪月依稀,听那风风雨雨依然。

于是明白:只要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星光洒下的希望!春光种下的愿望!时光播下的期望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产技术处:金钟

上一篇:美丽矿山安全随笔
下一篇:已经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