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 > 信息详情

“进攻是最好的防守”——青海紫金工艺攻关实现减亏的探索

发表日期:2015-02-08    来源:青海威斯特铜业有限责任公司   点击:891
    青海紫金作为集团公司一家冶炼化工企业,由于市场原因,自2011年11月投产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。面对危机,公司没有坐以待毙,而是主动出击,积极向市场寻机遇、向技改求效益,主动寻求出一条活路。
    去年以来,青海紫金通过技术改革,从单纯的硫铁矿制酸工艺改为掺烧磁硫铁矿生产铁焙砂,上半年实现减亏一千多万元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比桶装水还便宜的硫酸
    2013年伊始,青海雪域高原上烈烈寒风吹得人刺骨,而对于青海紫金人来说,此刻的心情,也一如这窗外的天气般难熬。
    “硫酸又降价啦,硫酸又要涨库了!”青海紫金总经理李雷忠翻阅着行业报纸,双眉紧锁,“每年仅固定资产摊销折旧费用就4000多万元,硫酸销售价格又持续下跌,成本严重倒挂,公司连年亏损……”
    说到这里,李雷忠狠狠地将报纸捏在手中,轻声说“冶炼企业不等于就是亏损企业!”
    青海紫金总工程师李新华说,青海紫金原来设计的是主产硫酸,所有的设备、生产工艺都是紧紧围绕硫酸配置的,但2013年西宁区域市场硫酸年需求量仅40万吨,而市场产能已达约60万吨,供大于求,加之西宁周边也纷纷抛售,受其影响青海紫金硫酸价格从200多元/吨,一路跌至40多元/吨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比桶装水还便宜啊”! 
    找到新的市场盈利点 
    “办法总比困难多”。“西北公司、产业链上游原料供应单位威斯特铜业都参与进来,与青海紫金共同协商”,这让李雷忠更有信心。
    限于原料所定,青海紫金在主产硫酸的同时,还生产铁焙砂、阴极铜这三种产品。
    “若能够找到新的市场盈利点,就能有效缓解当前亏损情况,”总经理助理万学武说这是当时最迫切要解决的问题。
    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青海紫金所处区域,除多家同样主产硫酸的单位,还有西宁特殊钢铁公司,该家公司是西部地区最大特殊钢生产企业,其对于铁焙砂的需求旺盛,价格也相对较高。
    “这就是青海紫金要把握住的市场!下面的问题就是,企业如何调整主营产品结构,提高铁焙砂产量,从而增强适应市场、控制市场的能力,”万学武介绍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掺烧磁铁矿技术应用攻关
     通过母公司和青海紫金共同探讨,认为“在新资源投入最小的情况下,若要赢得新市场赢利点,就要从原料和工艺两方面分头进攻”。
    “首先抓源头。”西北公司董事长邓一明一针见血地指出。青海威斯特作为青海紫金上游原料供应单位,是其主生产原料磁铁矿、硫铁矿的主要来源,产品配比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青海紫金生产产品比例。
    “好比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”青海威斯特随即通过技术革新,对两种矿的品位进行了提升,在数量和质量上提供了保障。
    “攻坚靠自身。”解决了原料问题,“下面就是要通过掺烧磁铁矿,优化生产工艺,控制硫酸产能,提高铁焙砂产量。”李新华说。
    当年夏天,青海紫金就开始着手组织大规模磁铁矿掺烧工业化应用。
    “边实验、边生产、边分析”这是青海紫金大规模技术改造遵循的原则。
    在解决入炉原料品位配比方面:青海紫金以“区域产品功效平衡”为指导杠杆,先后进行了三次比例调整。
    ——初次改造比例,成功地将入炉焙砂硫品位控制在20-42%之间,初步控制了产品硫酸和、铁焙砂产量比例,掌握了生产经营主动权,解决了当时“燃眉之急”;
    ——今年上半年,青海紫金进一步深化磁硫铁矿掺烧工业试验,逐步将入炉铁焙砂含硫量控制在22%左右,使硫 铁矿与磁铁矿的掺烧比例从6:4逐步调整过渡至4:6,优化了工艺;
    ——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”,受市场因素影响,今年疲软的钢铁市场,使铁焙砂产品销售遭到冲击。这种情况下,青海紫金提高铁焙砂品位,加强脱硫探索,降低杂质元素硫、铜含量,提高了产品市场议价能力。
    “牵一发而动全身。”生产系统自身具有紧密性和关联性,磁铁矿掺烧工业化应用在解决硫酸和铁焙砂产品比例的同时,也带来了新问题。
    ——“首先是铁焙砂产品杂质硫超标严重”。
    “该问题产生初期,企业采用了碳酸钠脱硫,每天耗用碳酸钠约15吨,成为青海紫金最大辅料消耗,直接导致铁焙砂吨成本上升20元。”
    “转变思路很重要”,万学武说。优化碳酸钠添加方法的同时,青海紫金优化洗涤方式,提高了洗涤效果,使脱硫剂碳酸钠由原来的15吨/日降至5吨/日,节约了成本,进一步降低了铁焙砂杂质硫元素含量。
    ——“再则,含硫量的降低,使青海紫金余热发电负荷严重下降到1700KW/h,远低于掺烧前的7000—8000KW/h,增加了企业外购电负担”。“每月80万元!”又是一笔大数目,李新华说。
    在解决余热发电负荷降低的问题上,青海紫金以两次年度检修为契机,先后对余热锅炉热量分布配比、焙烧炉冷却盘管配组,余热锅炉积灰等问题,进行了调整、清理,使发电负荷稳步提升至目前的7500 KW/h—8000 KW/h,基本实现了公司供电自给自足。
    “对于冶炼企业来说,成本控制、产品优化是时刻都不能放松的事情”,万学武拿着一份青海紫金经济责任制考核方案说道。
    修旧利废、小改小革,人力资源优化,开源节流,青海紫金经济责任制考核深入方方面面。“活动的开展,不仅取得了直接成本收益,更激发了员工的参与感、投入感,人潜能的激发产生的效益是绵延不绝的”,工会主席林振森说道。
    “现在得精打细算,节约每一度电,否则每月劳动竞赛落后,让班组很没面子……”设备动力厂运行甲班班长苏金玉说。经济责任考核让员工无一例外的参与到了生产管理中,提高了主人翁意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
    多管齐下、重点推进,青海紫金通过市场杠杆,引导“大规模磁铁矿掺烧工业化应用”技术改造的路子,无疑是走对了。
    “冶炼企业必须在市场中搏击风浪,市场不相信眼泪,提高企业经济效益才是硬道理。”李雷忠说。
青海紫金磁铁矿掺烧技术创新,较大改善了青海紫金的经济技术指标:有价元素铜的回收率由30%提高至45%,铁焙砂品位由59%提高至63%,铁焙砂中杂质元素铜的含量由0.48%大幅降至0.15%以下,为提高铁焙砂议价能力奠定了基础。
    “要继续摸索产品产量、发电量之间的平衡点,争取效益最大化;继续研究降低铁焙砂含硫的方法,研究提高带滤机洗涤率,从而减少碳酸钠的使用量,降低铁焙砂成本……”对于下一步工作,青海紫金有明晰的思路。
    “进攻是最好的防守,主动创新求变才能走出困局”,李雷忠如是说。
上一篇:借力信息化和自动化,实现互联网时代的企业转型
下一篇:中国铝业网:紫金铜业获评2014有色金属工业优秀质量管理小组